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资生堂公益 >
广州女子卖房筹款誓要救活助学中心
时间:2018-07-18  来源:未知  作者:资生堂(中国)投资有

一个由“中华慈善奖”获奖公益人士禹小琴与中华思源扶贫基金会发起建设的残困儿童助学中心项目,在设计招标之后却筹款艰难,一度无钱动工。广州女白领刘娟(化名)毅然卖房筹款400万元,让这一逾千万元的公益项目一度“起死回生”。

尴尬的是,一年过去,已完成85%主体建设的项目仍面临500万元的资金缺口。多方参与共建的这一公益项目,又被逼到了墙角“挣扎求生”。

羊城晚报记者调查了解到,位于宁夏西吉县的“思源残疾儿童助学中心”,助学助养着当地53名穷困儿童,若新的助学中心落成,将可以容纳当地300多名残困儿童。

A “像有一种力量在召唤”

2017年4月,一篇讲述宁夏西吉民间公益人物禹小琴的报道引起了广州女白领刘娟的注意。报道讲述的是禹小琴20年来资助了近400名学生,后又放弃了自己的个人事业,租房开办了一个残困儿童助学中心,该中心如今助养着从幼儿园到高中不等的53个孩子。由于条件恶劣,禹小琴期盼着有社会力量能支持他们建一个条件更好、更加宽敞的助学中心。

刘娟被禹小琴的故事触动,对于已经坚持10年默默捐助贫困地区学生的刘娟来说,这样的故事容易让她产生共鸣。

从2007年起,刘娟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做公益,每年都会资助广西河池市大化县的贫困学生。11年下来,刘娟已拿出30多万元帮助大化县的贫困学生。

正是有着相同的经历,刘娟很想知道,在遥远的宁夏西吉县,是什么力量让43岁的禹小琴坚持20年,帮助了如此多的残困儿童。2017年“五一”假期,刘娟带着女儿远赴宁夏,去看望这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和53个孩子。

西吉县地处宁夏山区,气候恶劣,风沙很大,土地贫瘠。53个孩子,大部分来自家中父母重病或残疾的贫困家庭,有一些孩子本就残疾,甚至有的双亲已经不在。

刘娟随着禹小琴走访了5个孩子的家庭,看到的一幕幕情景超出了她的想象,让她“记忆深刻”。

由于租来的助学中心仅有300平方米,孩子们只能挤着住,卫生条件也差。刘娟说,53个孩子没有好的地方洗澡,连上厕所也只能排队,厕所的条件更让自己的女儿望而却步。

禹小琴带着刘娟去看了已经奠基、设计,却因资金困难迟迟未能动工的新助学中心,新的助学中心选址位于县城一处优越位置,建好之后可以容纳300多名当地残困儿童。

从西吉县回到广州,刘娟就与自己的丈夫商量:“要不,我们来出资建设这个助学中心吧!”她的大胆想法征得了丈夫的同意,但是,钱从哪里来?刘娟和丈夫拿出了自己的一百万存款,投入了工程建设,随后又向几个亲朋好友募集了200万元,让助学中心得以开工建设。

因整个工程造价1000多万元,投入的300万元很快就不够用了,刘娟与家人商议后,断然卖掉了自己位于成都的一套房子,将卖房所得的100万元打给了禹小琴,作为助学中心的建设款。

对于自己做这件事情的初衷,刘娟说,就像“有一种力量在召唤”,让她去做这件事情。

B 仍有500万元的资金缺口

刘娟卖掉自己的房子投建助学中心,让自称没读过书的禹小琴感慨万千。

2011年起,禹小琴在西吉县城租了一处民居开办起了孤残儿童助学中心,当时,所有的开支仅靠她独立支撑。

她将33名受助儿童接了过来,聘请生活老师和厨师,提供食宿,并资助这些孩子上学。很快,越来越多的儿童被送到了助学中心,经过两年运转,她做生意攒下来的60多万元用完了,助学中心的运营面临瘫痪。为此,禹小琴不得不向银行贷款10万元,用于助学中心的开销。

幸运的是,从2013年起,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仁慧公益基金将她开办的助学中心列为公益项目,每年注入资金几十万元让中心维持运转。

在2013年的第八届“中华慈善奖”评选中,禹小琴还被评为“最具爱心慈善楷模”之一。

在基金会的帮助下,禹小琴到民政局注册了思源残疾儿童助学中心,仁慧公益基金每年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以帮助维持运营。与此同时,基金会还出面与当地政府商议,由政府拨出一块地,基金会投入一定的资金,资助建立一个新的助学中心。

2015年12月,西吉县政府在县城免费划出15亩地,用于筹建西吉县残疾儿童助学中心,建成后预计至少可以容纳300多名儿童,但由于县财政困难,只能由发起人自行解决项目资金。

在当地政府部门的监管下,新的助学中心设计规划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扩建项目由西吉县吉兴建筑公司中标建设,建设资金约为1067万元。2016年4月,新助学中心取得土地使用证及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等相关手续。

禹小琴说,新的助学中心,合院式设计,形成避风的室内外围合空间,可以在西吉县恶劣的自然环境下,有效阻挡风沙。同时,新的中心还将生活、康复、学习三种功能科学地结合在一起,以三合一的助学模式解决西吉县孤残儿童的困难。

让思源基金会和禹小琴都没有想到的是,资金募集出现了想象不到的困难,工程因费用问题陷入停滞,直到刘娟出现。

在刘娟的帮助下,到去年年底,新的中心六栋楼的主体工程已基本完成。除刘娟拿出的400万元外,仁慧公益基金也拨付了100万元用于建设。

禹小琴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尽管目前主体建筑已完成,但消防、供暖、无障碍设施以及内部装修却无以为继,缺口达500多万元,建筑公司随时可能停工。

今年初以来,为了让助学中心顺利完工,刘娟和禹小琴“被迫”到处奔走,筹集资金。

C 款难筹未来该如何持续?

在腾讯公益,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以“西吉助学中心扩建”为主题,进行了一次三个月为一期的公开募捐,期望募捐金额100万元。

然而尴尬的是,在7月10日结束这次募捐时,仅有233人参与了募捐,筹款11436元。

“筹款的效果不是很好。”由北京金沣铂源投资有限公司捐资发起,于2012年在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成立的专项基金——思源仁慧公益基金负责人蒲彤霞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他们遭遇了没想象到的困难。

蒲彤霞表示,由于行业不太景气,仁慧公益基金的发起企业暂时无法拿出这么多钱建设新的助学中心。之前,仁慧公益基金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发起企业自筹。

“从2015年起,我们就这个项目向公众募捐,希望得到更多社会力量的帮助。”蒲彤霞称,自2013年来,仁慧公益基金每年投入几十万元到禹小琴的助学中心,作为孩子们的生活费、学杂费,帮助孩子治疗疾病。但在新助学中心的项目上,目前他们只筹集到100多万投入建设。

从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项目由于一直无法筹集到资金开工,基金会无奈只能“一等再等”,系热心的刘娟“横空杀出”,卖掉房子筹集了400万元,让助学中心得以“起死回生”。

“她太热情了,从长期角度来讲,我们并不赞成由个人来承担这么大的项目资金,这不是一个人能够担负起来的。”蒲彤霞说,助学中心建设起来之后,可能有几百个孩子进入中心受到照顾,新增加的孩子的费用如何解决,未来如何运作,如何进行监管,都必须要考虑到位。

对此,禹小琴和刘娟则认为,未来的运转没有问题。公益基金每年有几十万投入运营,新助学中心建好之后,还会申请在助学中心办一个特殊学校,向政府争取专项补贴。为了维持助学中心的运转,他们还会开设一个爱心超市。

不仅基金会筹款受挫,三个月来,刘娟到处奔走筹款也一样到处碰壁。许多人劝诫她,不能在这样的事情上“死磕到底”,甚至还有人怀疑她是否另有目的。

“我曾经动摇过,但每当这时我就会问自己的初衷是什么?”她一字一顿地说,助学中心这个项目“万事俱备,只差钱了”。只要投了钱,把助学中心建起来,几百个孩子的命运或许就会改变。

她甚至一度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哪怕最终筹不到钱,她就是贷款也要让助学中心完成建设。

昨日,刘娟向羊城晚报记者发来喜讯称,她已通过热心企业和朋友成功筹集到了150万元,而基金会也将在未来一两个月预计投入100万元,尽管仍有200多万元缺口,但已经解了助学中心的燃眉之急。

与此同时,禹小琴还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协调下,建筑企业已经承诺暂时不会停工,将采取分步完成的方式,让53名残困儿童早日搬进新的中心。

羊城晚报记者 李国辉 实习生 问帼倩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5 www.puremiLd-so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203872号-6